Gianfranco Frattini 空间作为一个连续体,是一种精确之美。

作者: Gaia De Santis
说明: Maurizio Faleschini

标签: 故事, 灵感

有些人很幸运,在生活中有远见。一个理论观点,一种哲学,一个概念: 随便你怎么称呼它,但最终它归结为一种看待事物的方式。他们有明确的观点,一个他们拥护和提倡的想法,他们的目的是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照顾这个世界。他们有清晰的愿景,至少在人类进化的一个领域,建立一个愿景,成为历史上的里程碑之一,这是他们的一种特权。这意味着在世界上留下印记,创造一些具有永恒的意义和值得纪念的东西。这可能会成为一种使命,他们对此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,但毫无疑问,这将意味着成功地给予他人一些东西。

Gianfranco Frattini以严谨之美革新了室内建筑,他使设计变得丰富且严谨。作为Gio Ponti的学生和朋友,Gianfranco认为他就是自己不可替代的主心骨。

Gianfranco Frattini就是如此。他的现代主义建筑理念和意大利设计创造了历史,产生了一种新的构思空间的方式,被视为一个连续体,同时也是单一的概念,思想、材料和颜色的融合。事实上,在这位著名的米兰建筑师的作品中,设计几乎是一个整体。每一个元素,每一个细节,都必须在充分考虑其他元素的情况下绘制和发展,从建筑结构到家具,到放置在家具上或家具中的物体,再到照亮房间的光线:一切都是一个整体的一部分,生活在一个整体之中。因此,一个空间获得了一个身份、一种可识别的风格、一种吸收和创造氛围的倾向。一个可以创造氛围的空间就是一个可以产生互动、关系和情感的地方。Frattini的规划理念是找到一种方式,让我们生活在舒适的环境中,让我们感觉良好,从而使我们在世界上的生活体验每天都很愉快。Gianfranco Fratti革新后的室内建筑,具有精确的美感,设计中包含了一切。这些特点体现在他设计的私人和公共建筑,比如米兰著名的圣安德鲁斯餐厅,米兰上流社会的一个仪式性聚会场所,到如今的Prada门店。在那里他展现了透视的魅力,创造了一个亲密、友好的环境,如同一个优雅的世界。正如他的女儿Emanuela Frattini Magnusson在与Marco Romanelli的一次谈话中所说:“天花板上镶木地板的疯狂”,就像一个优雅的世界性沙龙,天花板完全由Palisander玫瑰红木制成。疯狂还是天才?创意致力于纯美,定义和设计一切即天才又优雅的事物。我们可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到,比如与他的朋友 Livio Castiglioni一起创作的Boalum 台灯。Emanuela在Marco Romanelli的《Ritrovare Gianfranco Frattini》(《发现Gianfranco Frattini》)一书中讲述了这个故事,该书由FAM出版社与米兰特里亚纳和特里亚纳设计博物馆共同出版:这个想法是他在Anacapri度假期间产生的,当时正在完成欧罗巴莱酒店的设计。Frattini正在为室外和游泳池区域寻找照明解决方案。Frattini 和Castiglioni 坐在花园里,看着酒店的工作人员用一根长长的、柔韧的白色真空吸尘器软管清洁刚刚排干水的游泳池。看着水龙带在草坪上蜿蜒而过,他们想到了一个同样长而灵活的照明设备,它可以直放、卷起,甚至可以打结。Boalum成为意大利和全球的标志性设计对象,至今仍由 Artemide 生产。

米兰的圣安德鲁斯餐厅,由Gianfranco Frattini于1963年设计。

Anacapri也是意大利制造订做家具的发源地,这或许是意大利制造订做家具的第一个例子。Amalfi地区最优雅的酒店之一的室内设计就是采用了绿色和白色相间的Agnese椅,现在Tacchini Italia Forniture重新发行。在Sorrento的皇家酒店,Frattini 为Cassina设计了酒吧的凳子。在Portofin,一个Frattini 很喜欢的地方,他的记忆可以追溯到童年的夏天,在那里,他坐在广场上,用他心爱的厚铅Carand’ache铅笔素描,设计并装饰出了许多公寓、商店和船只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意大利经历了几十年的飞速发展,以及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的文化和创造性活动。这是意大利设计诞生的时期,从Portaluppi到Ponti,设计的名字创造了历史。当 Piero Portaluppi担任米兰Politecnico大学建筑学院的主席时, Frattini曾在那里读书。Piero 是米兰无数富丽堂皇的别墅的建筑师,他提倡宽敞艺术性强的建筑风格,并用完整的思维遵循规则。 Frattini认同Piero的所有价值观,极其尊重 Piero的熟练工艺。因此,他深爱 Brianza和卓越的手工传统,并将想象力变成三维图像。 实际上,他最喜欢的是体力劳动、学习和固体物质实验。他与Pierluigi Ghianda——他的同龄人和好伙伴,有着充满热情和远见卓识的专业联系,也有着兄弟般的情谊。一种终生的友谊,一种尊重和意识到设计师对工匠、实施者的责任。Frattini 对材料非常感兴趣,尤其是木材,他通过各种施工技术从各个方面研究和探索。他绝妙的灵感来自众多研究旅行, ,从斯堪的纳维亚到墨西哥,日本和巴西,在那里, 从发现不同的手工传统出发,他和Ghianda,设计出了京都咖啡桌, 这是分析古代日本的细木工技术的结果,值得最好的细木工的杰作。Cesare Cassina也成了Frattin的朋友和赞助人,在 Frattin还是一名学生的时候,他就见识到了Frattin才华,并对他充满了信心,并像他的父亲一样支持他开创自己的事业。他们一起取得了一些巨大的成功,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意大利设计的生产上取得了名副其实的里程碑。Brianza是一个充满创新和品质的地方,拥有“专业知识”,是卓越的保证。 Frattin的女儿Marco Romanelli讲述了他们开始把椅子送到“控制中心”进行强度测试之前的一段轶事:当父亲回忆起他们的测试包括“把椅子从一楼的窗户扔到院子里”时,他会笑起来。如果关节能撑得住,就能通过测试。”Brianza和米兰。Frattin的家位于Dezza 49号,这里是他曾住过的地方也是他的孩子们出生的地方,如今仍然存在。这间著名的房子是由Gio Ponti建造而成,历史上,他也曾在这里的工作室生活和工作过。Emanuela Frattini Magnusson经常回忆起与这位伟大建筑师在家中共进午餐的情景。这位伟大的建筑师热爱母亲亲手烘焙的苹果,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用富有远见的思想照亮了她的弟弟和她自己。多亏了Gio Ponti。这位让Frattini难忘的老师,Gianfranco能够亲自见到一些现代建筑界最伟大的人物,包括法国的Le Corbusier和Brazilian Niemeyer。巴西建筑现代主义深深吸引他, 在2019年的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上展出的Tacchini Italia Forniture家具系列产品上, 有趣的是看到巴西和意大利的现代主义几乎恢复了高水平的对话, 同时伴随着重新发布的Agnese Sesann扶手椅和Gianfranco Frattini的Giotable, 以及 Martin Eisler设计的椅子。

Capri,1963 – Paolo Monti博士

在1990年的一次采访中,Frattini 说:“在我的风格秘诀中,记忆的维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它与对过去的某些表达方式、对材料的关注和热爱有关,工作时需要小心翼翼、精确无误。“带着尊重和独创性研究和调查过去,把它转换成现在,重新设计并使之现代化并达到一个新的美丽,和谐的地步,每一个细节都是平衡的。”这对Tacchini Italia Forniture 来说也是一种当代的信念和真诚的使命感,永远尊重在Brianza领土上代代相传的宝贵手工技艺。

Gianfranco Frattini
工作人员:Archivio Paolo Monti
↵ 分享经验: